入宮服侍

《大阪每日報》報導,皇室賞賜一 一百五十八名僑居殖民地而對社會貢獻良多的日本人,同時也宣布了嘉仁天皇的大赦與減刑,撥出經費給國內及海外的社會建設計劃,捐出皇室在東京和京都的土地,興建公園與博物館。因此,這對年輕夫婦聽取牧野伸顯和西園寺公望的建言,利用他們的婚禮以爭取對皇權的支持,也凸顯了皇太子樂善好施的形象。貿協利用種種機會來賑濟,乃是使皇室與人民更加接近,也是恢復日益式微的天皇權威的手段。此時,皇家持有的公司股票所得紅利成爲主要的收入來源,隨著天皇經濟權力的擴大,裕仁的善款增加不少,他的外交活動日趨頻繁,也送出許多禮物。對皇室而言,慈善捐獻本是普及其權威的標準手段,但裕仁的善款究竟出自人民所繳納的稅金,還是由皇家資產自掏腰包呢?成婚後七個月,全國開始自大地震復甦,裕仁和良子離開首都,到鄉下住了 一個月,有點度蜜月的味道。他們在日光住了兩晚,即前往福島縣的豬苗代湖,住在宣仁的鄉下別莊,在此打網球、垂釣、爬山、賞月。 一九一 一五年十一 一月,裕仁當了父親。他下令牧野伸顯安排一連串公司登記演講,好讓他和良子通曉養兒育女之道及兒童心理學。四年前裕仁成爲攝政時曾告訴牧野伸顯,有一天他和良子要在宮中養育子女,而不是交給僕從照顧。他的母后、牧野伸顯和元老西園寺公望都不表贊同,但裕仁堅持己見,終能一償宿願。他向牧野伸顯等明白表示,他以「家庭」爲優先。現在,良子親自哺餵孩子,把小孩帶到三歲,令裕仁備感欣慰。以往,宮婦都是住在宮裡,而且沒讀過什麼書,裕仁深怕這會對良子有不良的影響,他也怕宮婦把一些話傳到外頭,所以裕仁婚禮之後,宮婦只有白天入宮服侍。 如此一來,裕仁得以保有不受監視的私生活領域。他也不納侍妾,減少侍婢。然而,他並沒有因而成爲宮廷改革者,而他以攝政身分的公開表現,也未讓他成爲「大正民主之子」。他在一 一十幾歲的時候便積極擁護民族主義與傳統,反對大正民主。對於一八九四年以來日本發動的三次戰爭,他的態度也是如此。他雖以日本的戰勝爲榮,但也聽近臣中參加過巴黎和會的人的觀點,對於重啓海軍軍備麓賽,在中國積極擴大日本勢力,他也了解有其危險。 日本的外交政策本來依循的是奠基於軍事實力、帝國主義的勢力範圍與雙邊條約的國際秩序,但在皇儲攝政期間轉而倚賴多邊公司設立條約、國際聯盟以及體現於國聯盟約中的「和平法典」。我們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領袖曾暗地擁護「亞洲門羅主義」,便知這個轉變有多麼大膽。當時日本海軍在首相大隈重信和親英外務大臣加藤高明的支持下先發制人,驅逐了青島的德軍,英國政府還沒開口提出要求,日本便決定參加歐戰。

滿目瘡痍

一 一十三歲的裕仁,在感情上是超脫的,他對皇室體制的Fine dining想法,乃是自幼年以還便不斷灌輸給他的意識形態:即天皇之於子民,正如父親之於子女。有趣的是,勸裕仁不要把自己的爵感公開的竟是侍從武官長奈良武次,理由是這只會使社會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益增反感。裕仁是否被說服而改變初衷,還是侍衛團忽視了他的期望(這點不太可能),我們不得而知。但皇太子從未針對這次暗殺未遂發表任何聲明。 大眾還在討論「虎門事件」時,又發生了幾起情節沒那麼重大的大不敬罪,認爲皇儲並無親近民眾之心。根據裕仁最早的傳記作者一九二一至一九一 一七的六年間,這類案件共有三十五起。這些事件加深了政府官員對散播共產主義和其他「危險思想」的憂慮。他們也暴露了裕仁扮演「常民時代皇太子」的角色有多麼脆弱。 不過,在裕仁攝政的頭幾年,皇室平民化的觀念依然頗爲盛行。一九一 一四年初,裕仁的婚禮終於到臨,他和籌辦人員決定,首都依舊滿目瘡痍、百廢待興,此時婚禮不宜豪華。裕仁了解,處於經濟與社會急速變遷的時代,日本的民眾要的是安定與持續,他也試圖符合眾人的期望。只要婚禮能樸實表露皇室尊嚴,且強調傳統的宮廷儀典就好,而且這也可以拉近他與民眾的距離。 皇太子裕仁與良子於一九一 一四年一月一 一十六日結婚。成婚之前,先交換信物,這個傳統可遠溯至平安時代。裕仁之前在淺紅色紙上寫上一首詩,封好置於白色的柳條盒內,再由一名身著全副長褂、頭頂高帽的侍從送抵以紅白布幡裝飾的邦彥宴會廳。幾小時後,一名僕人把裝了良子回信的盒子送到皇宮。結婚當天,良子凌晨三點即起,先到花園小祠向本家祖先祈禱。沐浴及吃過清淡早餐後,她花三個小時做平安古式頭髮,並穿著厚重的宮廷仕女禮袍。早上九點,她向整個家族和同窗道別,坐上皇宮派來的汽車離去。裕仁清晨五點半起床,向祖先祈禱,吃早點,然後穿上陸軍中佐的全副戎裝。他們兩人分別乘坐馬車,大約於同一時間啓程往皇宮,衛兵策馬簇擁,群眾夾道歡呼。抵達皇宮時,裕仁穿上皇家神道宣教士的深黃道袍,到「敬天亭」舉行日式料理儀式,向神敬告他們的結合。 馬車過了一 一重橋之後,以及回程返抵赤坂離宮,成千上萬的民眾聚集兩旁觀看,沿途戒備森嚴。裕仁和良子抵達皇太子官邸也用紅白布幡裝飾,兩人向歡呼的民眾鞠躬,然後繼續向皇宮前進,之後還有儀式和晚餐,直到深夜才結束。結婚當天,有四十七架軍機在首都上空飛過,投下許多裝了賀辭的小降落傘。陸軍總部發射一〇一響禮砲,停泊在橫須賀海軍基地的「長門」軍艦發射一 一十一響禮砲。

秘密會議

難波人助係國會議員之子,用的武器是通常用來打鳥的槍。如果他不以皇太子爲目標,罪狀會輕得多,只是意圖傷害而已。然而,因爲他有意加害未來的天皇,這就不只是大不敬而已,全國爲之震驚。這次事件一發生,從首相山本權兵衛及全體內閣,到全國警視總監湯淺倉平都遞上辭呈。事發地的警員全被解職,並重新全盤檢討裕仁在公開場合露面及保護的策略。事發次日,即十一 一月一 一十八日,第四十八屆帝國議會開議,貴族院舉行了十六年來的第一次秘密會議。討論重點集中於難波大助的動機和社會背景,以及加強思想管制之必要。一位議員表示:二旦人們(對社會的缺失)有所覺醒,而(這些缺失)令人難以忍受,他們便會爆發,此時要做任何補救都太遲了 。」他呼籲,「不公的體制應予改造。」另一位貴族院議員則表示,難波大助讀了不少國立大學教授在《改造》與《解放》等刊物上寫的文章,呼籲政府加強對危險思想的控制。 難波大助依刑法被起訴,並由最高法院速予審判。據報導,本案主審法官橫田英夫要求難波大助表示悔過,希望他的陳述事後可用以提升一般人對皇室的敬意。難波大助卻直言反問,主審法官是否眞的相信天皇爲神,或者只是出於恐懼而佯裝如此相信。橫田英夫拒絕回答,據稱難波大助便宣告,「我已證明爲眞理而活的至樂。請便罷,把我吊死。」一九一 一四年十一月三日宣判死刑,難波大助高呼三聲萬歲:一爲日本無產階級與共產黨,一 一爲蘇聯社會主義及蘇維埃共和國,三爲共產國際。 牧野伸顯在裕仁被刺那天的日記中,有一段記載,即在難波大助企圖暗殺的背後,「一般人的思想起了巨大變化」。「甚至與國體論有關的概念,在有些人身上已起了可驚的變化。」牧野伸顯表示,「當然,這些人還是爲數甚小的少數,但我更擔心的是未來,現在已經有了這麼一個人出現,本乎他的觀念而企圖於實際上付諸行動。目擊了這個驚天動地的行動,我怕人們會失去心頭的平靜。」裕仁倒是平靜以對,後來奈良武次告訴他難波大助已被處死時,傳言他曾向珍田捨巳和侍從長入江爲守說道,我思考過,天白王與臣民間的關係原則上乃是白王民關係,但在情感上,則是父母子女的關係。我因為這層了解而為民獻身。但是看到這次事件,尤其讓我傷心的是,敢於犯此罪行的人竟是天白王陛下的忠貞子民。我很相讓,這層相?法被人元全暸解。

獨特工作者

畢雷特老師發現我先前學過拉丁文,占了不公平的,有一回他當著全班面前對我清楚説道.,「你現在比别人快,瑞士人進展較慢,但是他們會超越你。你以後就富」但他絶不是一個人,從他和艾之間的情誼我得以看出來我覺察到畢雷特老人有一别的坦,他的思想是世界性的。我他必然寫作,而且不是為了私人的越南新娘價格目的。 教師間的多樣性真令人詫異,一個這樣的生命首次有意識地察覺到這種多樣性。他們長時間站在某人面前,展現出所有的情緒變化,不斷地被人観察,一節課又一節課地扮演 他人興趣的關注對象,不允許籠,還要每次經霄樣的時段-,大家很不願承認他們的震, 於是眼光變得鋭利、挑剔和尖酸。大家有必要趕上他們,卻不願太過辛苦,因為這時還不是有所成就的獨特工作者;還有他們教師生活外的祕密,這時他們並不是演員似的站在某人面前;此外,他們的輪流出現,一個接一個出現在相同的地方、扮演相同的角色、抱持相同的目的,所以很能夠比較這一切因素的共同作用,構成一所完全不同於現成學校的地方,這是一間人類多樣性的學校,如果不太認真看待的話,它也是第一間探究人性知識的有自覺的學校。 會碰到哪些老師和碰到多少這類的老師,哪些人會受到歡迎,哪些人會因為舊的恩怨而 遭人唾棄,哪些抉擇是因為從前的婚友社知識依據這些種種來推測大家日後的生活,大概不是什麽雞事,或許還很有趣呢,不過若缺乏了這些,推測起來可能就大不相同了 。較早的、孩童期的類型概冷心,其建造的摄是動物;後來疊上去的新類型概念,依據的是師長。每一個班級都有某此一同學把師長模很成功,並且演示給其他人看。一個班級若缺乏這類的模仿,就毫無生氣。 現今他們在我凝前慢慢通過,我很訝異於這些蘇黎世師長的差異性、獨特性和豐富性。 我從很多人那裡學過,坦是他們的教學目的.,聽5:些奇怪,五十年後,我對他們的咸藻 居然逐年增加。就算是那些没讓我學到什麼的老師,也像個人物或角色般清晰地佇立在我面前,我對他們感到有些歉意。他們是我日後掌握世界根本因素,的初期代表。他 們是不可替換的,曰疋最高品級之一,他們變成了某種人物,卻不曾喪失其個性。個體和類型之間的流動,是作家所關注的一項根本願望。 頭顱。與一位軍官的爭執我當時十一 一歲,對希臘的解放戰爭充滿熱情,同年,一九一七年俄國的那年,早在列未乘著載貨火車長途拔涉至蘇黎世時,人們紛紛議論説列寧住在蘇黎世。母親對戰爭向來感到無比厦,一樁可能促使戰爭養的重大事件。她和政治並無關連,世已然成為各搬家公司心懷反戰之思的。有一回,當我們經過一啡屋時,她指著坐在靠窗的一位男士 , 一位碩大無比頭頗的男人。一大疊報紙他身旁的桌子頭顱。與一位軍官的爭執上,他隨手抓起一張湊近眼前。突然間,他猛然轉過著身旁的人,動地母親説道-,「你仔細看那個人,他就是列寧。日後你墓到他。」我們就這麽站著,她對自己居然那兒直盯著人看,感到有些不自在。如此無禮的舉止是她向來禁止我做的。但是他那突如其來的動作卻觸動了她,為他那瞬間猛轉頭向著另一人的熱力所咸築。我對另外一人那頭濃密的黑色鬈髮大感吃驚,那的頭髮恰和一旁列寧的頭髮形成刺眼的對比。

希臘的自由

有些時候時間也會浪費掉,例如他詢問我們的時候。他先讓我們寫文章,再和我們討論 内容,真令我們片刻以忍受,倘若不是如此,外籍新娘仲介便會引領我們遨遊於海上。我通舉手回答他的問題,如此一來便可以迅速結束質問,更可以藉此表達我熱愛他的每一句話。或許因為我的回答聽來就像是他自己的感受,當纟些反應較慢的同學們為此深碌镇惱。他們不是出生於帝制國家,希臘的自由對他們而目並没有太大的意義。自由對他們來説是理所當然的,不需要藉著希臘人來獲得。 這段期間我對學校投注較多心力,不若以往只專注於書本。藉由老師生動口授所習得的 知識,連同他們的身影,全都保存在我的記憶當中。其中有些老師,我雖然不曾自他那裡學到些什麽,但是他們本人就足以忘。他們外観,他舉止,他説話方式,尤其是受到他們對你的喜好或厭惡。好感和熱情分好幾種等級,但是我卻想不起有哪一位老師不是力求公正的。誠然不是每一位老師都能避免受到自己好惡的影響,這牽涉到個人内在的資源、耐心、敏感性和期望。由於任教的學科,歐以根,必須具備高度的熱誠和講解的天分,但是他所給予的卻遠遠超過他的月老義務。我打從一開始便深深著迷於他,照著他的課來計數每週的日子。 德文老兹胡辛養困了 。他天生就比是他的顯吧,即使他那刺耳的嗓寡無法減輕這種身材造成的影響。他個頭餐,前胸長得震削,站的時候好像只一隻長腿。他襄且耐心案,從不加以責備,當然也不插嘴。 嘲覆的微笑是他一貫的掩護方式,即使在不合宜的時機,他的臉上往往還是掛著那諷刺似的笑容。他的學識很平均,或泛了些。他雖不吸引人,但也不至於引人誤人歧途。 他對標準的和實際的行為鑑賞力極為顯著,不太贊同早熟和過度激動。我覺得他和歐以根,穆勒先生兩人正好是性格相反的人,這樣的評論不算不公平。胡辛格老經一度離開過,之後才又回來。我覺得他是位博覽群書的人,但是對於他所閲讀過的書籍卻少了份悸動和專斷拉丁文老師 ,畢雷特有許。他居然有勇自己那巨大的甲狀腺腫瘤,每天面對著全班上課。時至今日我仍十分欽佩他的勇氣他喜歡站在教室的左側角落,讓甲狀腺腫較不明顯的一側我們,把左脚暂羅在張凳子上,然後既平靜又熟練地輕聲講授課程,絶不至於過分激動。當他為了某些原因而生氣時,並不會提高嗓門,只是講話的速度變微快一些。教授基本拉丁文這樣的課程,對他而言必定相燥,或許正因為如此,他顯得非常通情逹理。那些懂得較少的學生從不會感受到壓力,而那些拉丁文程度較好的人也不覺得自己特别重要。同學們也幾乎不畏懼他,他頂多只是輕聲説句嘲諷的評語,但别人 並不了解,彷彿那種話只是供他私人搬家所用而已。他沈湎於書中,但是他閲讀的書都是我未曾涉獵的,因此一個書名也不記得。他喜歡艾倫博根,樂於和他談話,兩人同屬深思熟慮不易受感動的類型,但是艾倫博根少了他的冷嘲熱諷。雖然我們跟他學拉丁文,但是他並不因此而高估了其重要性。

戰爭統帥

雖然艾倫博根對當時學校所教授的課程表現得不以為然,但是老師仍然尊重他。我確信艾根懂得所有的越南新娘介紹事物,事實上,我並不把他視為一般的男孩。我喜歡他,毋寧説我喜歡他是一個成年人。我對某些事物表現出強烈的興趣,特别是歐以根,老師的歷史課所教授的内容,因而在他面前總衾感到些許羞愧。 在這所學校中,首先最吸引我的是希臘史。因為它對我而古具全新的課。我們使用歐克 斯里所寫的歷史課本,當中一本是通史,另外一本是瑞士史。我飛快地把兩本書讀過一遍,這兩本書彼此銜接,我把它們负口在一起,瑞士的自由和靈的自由是同時發生的。重新閲讀時,我一會兒看這本,一會兒讀那本,兩本同時進行。特摩:^的犧牲由摩加頓的勝利而獲得補償。我經歷前瑞士的自由,並且感同身受,因為他們能自我支配,因為他們没有皇帝,他們自行決定不捲入世界大戰。皇帝成了戰爭統帥並不令我害怕。我一點兒也不關心法,約瑟夫。他年紀很大了 ,也很少説話,他出現時通常只説。跟我的祖父相較之下,他顯得既無生趣又枯燥乏味。我們每天都為他唱著,求主,求主保護。他看起來的確是亟需這些保護。大家相親時,我的眼睛從不盯在講台後面牆上的皇!像,也盡量避免想起他,或許多少受了芬妮我們的波希米亞女僕反對他的影響吧。提到皇帝時,她總是面無表情,好似他根本不存的。有一次我放學回家,她語諷地問道,「又為 皇帝唱歌了?」德意志皇帝威廉,我見過他穿戴著一身閃亮盔甲的肖像,聽他發表過對 英國充意的百論。只要事,涉到英國,我一定是屬於英國的一方。根據我在曼徹斯特 時的理解,我堅決英國人並不希望戰爭,是因為德國進攻比利時才引起戰事。我對俄國 沙皇也没有好感。十歲那次回保加利亞探訪時,曾經聽過托爾斯泰的名字,耳聞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毫不畏懼地在他的皇帝面前説出他視戰爭為謀殺的^目論。雖然他已經過世好些年了 ,大家仍談論著他,彷彿他還在世似的。我第一次置身於共和國當中,遠離所有的帝國統治,熱切和國的歷史。驚皇帝並非不可能,人必須為他的自由而戰。瑞士之前,更久遠之前希臘人便辦到了 。他們為了堅持既葛自由,奮而起身對抗強大的惡勢力。 如果我今天説出這樣的話,絶對無法使自己信服,但當時我卻沈此新的見解。我纏個人談我的法,又為馬拉松和密斯的名字杜撰了野蠻人的曲調,鎮日在家裡重複唱個千百回,只唱那些三個立,直唱到母親和弟弟們頭昏腦脹 。 上歐以根,教授的歷史課,每回都有相同的小型辦公室出租效應。他對著我們暢談希臘人,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副陶間的樣子他的眼睛根本不是盯著我們,而是投向他講解的内容。他講課的速度不快,但是從不中斷,節奏徐緩一如波濤。無論是陸上或水上的戰鬥,他都讓大家彷彿置身在汪洋之中。他用指尖輕撫著微微出汗的額頭,極少數時候他撫著額前的鬈髮,像是一陣風吹拂過去。一個鐘頭的時間在他熱力四散的解説中疾速逝去。當他吸口氣重啟一股熱勁時,像極了喝酒的模樣。

醜陋的字

但是他並未説出口 , 話的題材出現養不值一置作家時,他隨缓然量身去。他的頭形非常狭長,像是用力擠在一起似的。頭不得高高的,又有些歪斜,宛如一把打開的小刀,維開啟的形狀,從不收合。岡兹霍恩從不説髒話或令大陸新娘仲介難堪的話語,在班上顯得很格格不人。没有人寄望能抄他的答案,他總是裝成一副不知情的樣子,既不把簿子移近,也不挪走。他反對這種舉動,每件瑣事都任由他人當我們得知蘇底的事之後,班上的同學戲謔地替我冠上「蘇底」的綽號。或許是為了續他命運的嚴肅性吧!這售疋信口稱呼,没什麼深義,但就此成了我的譚名。岡兹霍恩顯然對這個玩笑感到不安,因為我看他埋首寫作,偶爾對我投以審視的眼神,然後肅穆地摇頭。過了 一星期之後,他又完成一本簿子,但是這一回他要唸給我聽,那是一段哲學家和詩人的對話。詩人名為柯爾努歐圖姆,即是他自己。他喜歡把自己的名字譯成拉丁文。那位哲學家就是我,他把我的名字倒過來讀,成了賽勒,伊坦阿庫斯兩個醜陋的字。此人完全不底,倒像是個令人作嘔的詭辯家這正是蘇格拉底所反對的人。然而這僅僅是此段對話的附帶作用,重點是詩人由各種観點對哲學家不斷撻伐,最後更把他得體無完膚。岡兹霍恩在我面前朗 , 一副勝利在望襲樣,我卻絲毫未有受辱的感覺,因為他把名字倒過來的緣故,我並不覺得與我有何干係。倘并真用了我的名字,必定會惹惱我。了我進入他語秘境。我和他之間的情誼並未因此而生變,過了好一陣子,當他略顯畏縮地問道,我到寫一,我真是萬分驚訝,他是對的。我和他同一 。哲學家哪裡比得上詩人呢?我壓根兒不知道,這樣一篇反駁的對話錄該寫些什麽。 路維,艾根則予我截然不同的印象。他和他母是維也納人,也同樣没有父親。威廉,艾倫博根是奧地利的國富員,也是位著名的室內設計演説家,我在維也納時經常耳聞他的大名。當我向男孩詢問時,他平靜地回答説,「那是我叔叔。」實入義大吃一驚,然而他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久之後我便明白,他對所有事情的態是這種樣子。他似乎比我更成熟,不僅僅只是身高的緣故,有人都比我高他咸冀趣的事我完全的,這是不經意間才知道的,因為他並不藉此誇耀自己,反之,他總是置身事外的姿態。他並不高傲,也不會故做謙虚,就好像他並不貪圖班上的虚名。他不沈默,任何話題他都參與,他只是不喜歡把話題轉向他自己,或許是因為我們之間没有人熟悉那些事物的緣故。我們的拉丁文老師畢雷,一位完全不同於其他老師的人,不光只是因為他的甲狀腺腫,他們兩人經些特殊的私人談話。他們讀同樣的書,彼此列舉各自所讀的泰國書名,都是些我們前所未聞的書。他們全神貫注於交換彼此的評判,而兩人的心得往往相同。艾根説起靜且客觀,完全没有少年的衝動情緒,反而是畢雷特老緒顯得起伏無常。當他們兩人投入此類談露,全班只能, 一點頭緒也没有,没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談些什麼。艾根從頭到尾都維持一貫的沈著冷靜,畢雷特老師則對這類談話顯得十分滿足。

榑角處的房子

他走了 一小段路後隨即停下來,四下尋找麽東西似的,接著又轉身往另一個方向。他有一隻聖伯納狗,不見他喊著,「伽多,到爸爸這兒來!」有時候聖伯納狗會跑回來,有些時候則胞得更遠。爸爸找的正是大陸新娘。但一旦找到牠,他隨即又恢復之前心不在焉的樣子。在這條平凡的街道上,他顯得很突兀。他不斷叫喊著他的狗,更逗得孩子們直笑,但是孩子們並不著他的面笑。他眼睛直視前方,看來甚是自負且古岡傲,無視於其他人的存在,令人望而生懼。孩子們回家後總是談起他,抑或是和其他人上玩耍時,他已經不在場了 ,才敢取笑他。他是裏尼,就住在榑角處的房子。我在許久之後才知道他的狗叫做喬多。附近所有的小孩,義大利裔德國鋼琴家與作曲家。 都談論著他,但是不稱他布索尼,因為他們對他並無所知,都稱呼他為「伽多,到爸爸這兒來!」孩子們深為聖伯納犬所吸引,但是對那位自稱為爸爸的英俊老先生更有好感。我在上學途中的一 一十分鐘,編篇故事, 一天鋪陳延續,一連好幾個星期。我喃喃自語地故事,聲音不大,聽是嘟嚕聲。警遇見我不的人才裏聲。 我對這十分熟悉,沿途無論左右兩邊都没有什麽足以引起我注意的東西,但我的故事卻 很有趣,内容非常刺激。如果驚愕的情節緊繃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稍後我便忍不住會講給弟弟們聽,他們對後續情節十分好奇,直催著我繼續。故事的情節環繞著戰爭,説得更精確些,即是打敗敵人獲得勝利的設計故事。那些好戰的國家必得受到教訓,經常被擊敗,最終放棄征戰。另一方受到和平英雄的鼓吹,妙犬口好的國家一起,而且他們比起那些好戰國要來得強大許多,最終得以獲得勝利。但是他們的勝利得來不易,經過數以萬計的激烈奮戰,遭遇無數新發明和棘手的問題,才獲得最後的勝利。這些戰役中最重要的是,藉由施用某種新發現的特殊魔法,使那些陣亡者得以復活。當所有的陣亡者包括那些不肯放棄戰爭且邪惡的一方復活,戰場上站了,翁瑟别為六歲和八歲象深刻。 所有的故事都是以這個結局作為終結一連好幾星期所發生的激烈戰役和光榮的勝利,就在於所有陣亡者死而復活的一刹那,而這些全都屬於説書者。學校裡的一年級仍是人數眾多的班級,我不認得任何人一開始我的注意力很自然地圃繞著那些少數和我志趣相近的人纟。尤其是當他們精通某種我不擅長的東西時,更令我深表敬佩,眼睛直盯著他們不放。岡兹霍恩的拉丁文極為出色,雖然先前我在維也納已經學過了 ,因而占了極大的,但是他卻足以與我評比。這還不打緊,他還是唯一臘文字的人。他自學而習得了希臘文,寫了許多作品,視自己為詩人,希臘文成了他的文字。他密密麻麻地寫了 一本又一本的簿子,每寫完一本靈給我讀。我翻了 一下簿子,完全看,一個字也讀不來。他並不讓我看太久,我才脱口讚嘆他的才能,他隨即拿回簿子,當著我的面以不可思議的驚人速度完成一本新的作品。他對歷史的熱情比起我來更毫不遜色。教我們希臘史的歐以根,穆翁先生是一位很棒的老師。但是當我沈浸在人的自由時,岡兹霍恩卻只關心希臘作家。他不喜歡提到自己並不太懂希臘文,或許他已經開始自修了吧!當我們談到三年級後即將分道揚話題,他表示想上文科預科中學,令我感到肅然起敬,於是帶著些忌妒的口吻説道:「那你就臘文了。」他高傲地宣稱:「我要它。」我他,他不是個自我吹嘘的人。他宣布的事情一定會實現,甚至還做了更多他根本未曾説出口的事情。他輕視所有平凡的馬爾地夫事物,這令我想起自己家中一貫的態度。

古怪的事情

一個真正的間諜,偷摸地偵查一個十一 一歲孩子看的書,卻絶口不提她懂得英文,她肯定把從英國那兒來的信件全過了。」我忽然想起一件古怪的Business center事情,海蒂打 ,我曾見到她手上拿著一封英文信,當我走近時,她隨即把信收了起來。我把事,細地稟告母親,她,地告誡著我:「兒子啊!你得告訴我所有的事情,你也許不,但這是很重要的。」從她一開口稱呼我「兒子啊」這種説話的口氣,我就知道她十分慶幸我及時止暴了她。 這即是最後的判決。可憐的女孩兒仍坐在餐桌前和我們練十四天的英語。每次下了 餐桌,母親總要對我説:「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危險,但是我已經看穿她了 ,我是不會弄錯的。」續讀我的歐克斯里,不時還問我對内容有些什麽樣的看法,請我為她解説當中 的一些段落。她嚴肅又熱切地説,「你真是優秀啊!」我靈警告她,對她説:「請不要當間諜!」然而這是枉然的,母親已然下定決心辭退她。母親止海蒂,我們的財務狀況突然急劇惡化,不再允許「家中女兒」的存在。請她信向她父親説明原委,並且請他前來接她。告辭時他嚴厲説道「卡内提太太,如今你得親自家事了 。」或許他對我們經濟狀況的惡化感到幸災樂禍,又或者是他不贊成女人不料理家事。然而母親卻不做此想「我害他的計畫落空了 ,他必定深感懊惱,還以為我們,些什麽值得偵查的束西。現在正值戰爭期間,郵件會受到監控。我們有這麽多來自英國的海外婚紗信件,自然十分引人注目,喔!還派了個間諜在我們家道嗎?這些我全都一清二楚。他們孤立在世界當中,所以必己不受到那些謀殺者的侵犯。」她不時提到,身為一個女人獨自帶著三個孩子生活有多麽艱苦,必須當心所有的事情。 而今她擺脱了「家中女兒」和間諜,鬆了 一 口氣,於是把處於這類艱難下必須有所捍衛的孤獨奮鬥感受,轉移到瑞士身上,瑞士被交戰國包圍,決定不涉人戰爭,因而博得了母親的關注。 現在開始了 一段我們最美好的時光,我們與母親單獨生活。她已準備好為自己的高傲付 出代價,親自打理許多一生當中未過的家事。她打掃屋子,下廚做飯,弟弟們在一旁幫 著擦拭盤子。我接收了擦鞋的工作,弟弟們在廚房裡看著我擦鞋,口中直嚷著,「擦鞋童!擦鞋童!」一邊還學著印第安人繞著我跳舞。我於是提著體到廚房的陽台上,關上門並且用背抵住門,繼續我擦拭全家鞋子的工作。唯有如此,才不至於得在工,見到那兩個戰舞的魔鬼。隔著緊閉的門,我仍不見他們的歌聲。 希臓人的誘惑。人類seo知識學校一九一七天我進了瑞上的州立中學,這段上學的來回路程變得非常重要。才一出門,就在穿過歐提克爾街不,總會遇上同樣的情景,令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有位一頭漂亮銀髮的先生在那兒散步,直著身子顯得些許心不在焉的模樣。

一臉無辜

「敬愛的夫人」這樣的稱謂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蘇黎世這裡並不使用這樣的稱謂母親之所以如此喜愛瑞士 ,是因為這個國家的關鍵字行銷自由信念。她卻無法忍受這類民主化的入和她最切身的家務事。用餐時,她盡量使用英語交談。她向海蒂解釋説,兩個年幼的弟弟幾乎忘了英語,有必要幫他們複習,如此一來至少用餐時刻可以温習英語。這雖然也是實情,但也是一 口 。目的是不讓響偷聽我們的談話。奪聽了解釋後未發一語地沈,看來也不像侮辱。她保持了約莫兩天的靈,一天中午奮一臉無辜地糾正了小弟格奥爾格的英文句子,那是一個連母録未能注意到的秦誤。母親幾問道「你乍!富道?你會説英嗎?」海蒂曾經在學校學過英語,我們所説的話她得懂。稍後母親對我説:「她是個間諜!她刻意混人我們家。怎麽可能有會説英文的女傭!之前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她竊聽我們的談話。這個卑鄙的人!我決不讓我的孩子們和間諜坐在一起。」她又回想起,海我們家時並不是單獨一人。她和一位自稱是她父親的男人一起出現,那個人以審視的眼光勘查我們的房子,並且細細詢問所有的工,況。母親説,「我當時隨即想到,他不可能是她的父親,他一眼看來簪疋個出自好憲的人。當他詢問我的時雷臺甞疋我在囊。換成是我,不可能這麽嚴苛的提問。他決不像一個女傭的父親。他們在我們家裡安插了 一個間諜。」雖然我們實在没什麽好偵查的,但是這並未造成她的困擾,無論如何她必定得從我們身上找到足以證明間諜的論文翻譯事情,她奮地舊因應磐策。她説,「我們不能即刻辭退她,這樣會引起注意。我們必需再忍耐個十四天,但是要小心,千萬不可以提到任何反對瑞士的話,否則她就會舉證我們。」母親忘了 ,我們當中根本没有人曾經説過任何反對瑞士的話。 相反地,每當我向她提及學校的事情,她總是大加讚賞。她唯一由衷反對的是,瑞士的「家中女兒」協會。我喜歡囊,因為她不會阿諛奉承。她來自葛拉路思,該地曾經在對抗哈布斯堡的戰役中獲得勝利。有時候她也讀我的書歐克斯里所撰寫的瑞士史。雖然我常獲得勝利,但是當母親説「我們」的時候,「我們應該要這樣,或者是我們應該要樣。」似瑞士歷史學家,其作品《十九世紀的瑞士史》出版於一九0三年。 乎把我所擁有相同權利的決定,也包括在她的決定當中,我仍舊試著加以挽回,而且手段很狡猾,因為我知道唯有人文智識方能博得母親的好感。 我説-,「驚,驚疆?她讀鬆書。她總是問我讀些什麼書。她並和我討論die casting其中的内容。」母親板著嚴肅的面孔説道,「可憐的孩子!為什麽你從來没有告訴過我?你還不識得這個世界,但是你要學著認識。」她沈默了好一會兒,這令我有些煩躁不安。我焦躁地催促著她:「怎麽回事?怎麽回事?」這必定有些什麼古怪之處,但是我卻如何也理不出頭緒。也許事情真的很糟,她根本不告訴我。但是我察覺到她以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又思索了好半天,才猶豫著説「她應該是想弄明白我都讓你讀些什麽書吧!你還不懂嗎?她就是為此而被安排到我們家裡的。